相关文章

江苏内贸货运巨头中止经营 上万集装箱被扣留引发纠纷

  央广网北京9月11日消息(江苏台记者王哲)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8月底,曾经稳居行业前三甲的内贸集装箱巨头南青集装箱班轮公司发布公告,称该公司因负债不断加重暂时中止经营。这一消息迅速在业内引起了轩然大波。上万个集装箱被各港口和船东扣留,全国多个港口出现货主提货纠纷。

  公开资料显示,南青公司创建于1988年,从事水路货运业务。2008年年底,温州女商人潘佩聪全面接手了南青集装箱班轮有限公司,当年运费收入还位列行业三甲。然而今年8月26号,南青公司因负债不断加重而正式中止经营,引起了一系列连锁反应。截止到9月6号,南青旗下四十余条集装箱班轮已经停止运行,上万个集装箱被各港口和船东扣留。南京市民高女士被扣留在港口和货船上的货柜就有30多个,包括化工品、食品等货物,货值达到1000万,其中11个货柜在上海港。在上海港南青公司办事处,记者看到大门紧闭,已经贴上封条。在隔壁的上海港军工路码头办公室挤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等待提货的货主,他们被告知如果想提货必须每个货柜交2到3千块钱装卸费。

  办公室人员:要交现金。

  高女士:还要现金啊,这不是为难人吗?

  货主:还要现金,卡都不行。

  记者:这钱是装卸费吗?

  办公室人员:所有的费用我们统一收。

  记者:一个货柜多少钱?

  办公室人员:小箱两千大箱三千。

  记者:那这是什么钱?

  办公室人员:装卸的,包括搬移的全部都在里面。

  记者:这个中介的费用都交过了为什么还要交钱啊?

  办公室人员:这个不要问我,我们统一收这个。

  相对码头2、3千块钱的装卸费,一些个体货船更是狮子大开口,一位挂靠在安徽怀远的船主向高女士直接要2万元一个货柜。船主告诉记者,南青公司欠了自己100多万的租费和运费,自己扣货也是为了减少损失:

  船主:拿钱提箱,现在只有说你来认损失,我们双方来摊这个损失了,南青那边是没有用了,划下来反正就就2万多一个。我要把我南青欠我的钱补回来,后面的我就自认倒霉了。

  对此高女士认为,货物所有的装卸和运输费用自己已经和南青公司结算支付过了,并且货物是自己的,码头和船主无权扣留货主的货物。

  高女士:货物是我的,我的运费也付完了,所有的东西我的单证也是齐的。按照正常来说,你码头作业费是和南青结算的,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他不应该扣我们的货物来跟我们要钱。

  记者尝试联系海口南青公司,但无论是总部还是各地分公司,电话均无人接听。上海瀛泰律师事务所目前负责南青公司的债权债务登记。该所一位张姓律师告诉记者,目前南青公司已经资不抵债,恐怕无力偿还货主的经济损失。对于目前货主被码头扣货的遭遇,张律师无奈的表示只能与码头和船主协商。

  张律师:也是鼓励双方直接沟通,因为南青除了从中协调已经无力再做其他事情,如果是涉及到付款他肯定是付不了了。

  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蒋旭律师认为。船主和码头要求扣货涉及到一个留置权法律概念,所谓留置权就是船主和码头拥有一个货物保管的权利,在相应的保管费用没有支付的前提下,码头有权利暂时扣留这些货物,要求当时交付保管的一方支付相应的保管费用。但是留置权的行使是有限制的,不能随意扣货和处置货主的货物,也不能漫天要价。但如果码头漫天要价,货主可以诉诸法律。但是目前采用诉讼的手段周期会比较长:

  蒋旭:在目前现有的法律制度下还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可以诉诸法律诉讼,但是诉讼可能会比较漫长。

  近年来,国内已经有多家物流企业先后倒闭。江苏省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田伯平认为,国内物流行业和南青公司遭遇的困境首先与外部环境有关。目前宏观的经济形势下行,今年以来货运量的大幅下滑就是一个明显的迹象。

  田伯平:外部的因素就是宏观经济的不行,尤其下滑比较厉害,今年上半年以来货运的大幅度下滑,这是一个明显的迹象。我们的出口也在下滑,上个月下降8.6%,8月份又下降6%点几,物流企业的市场受到很多影响,订单不足。物流企业的市场受到很多影响,订单不足,而物流企业又是一个劳动密集型的企业,所以这个情况带来的冲击加上它内部的原因,他受不了了,所以很多物流企业倒闭。

  为讨要回自己的货物,货主们建立了QQ群进行维权,目前已经有两百多人加入。在QQ群记者了解到,目前货主们被扣留的货物涉及上海、太仓、泉州、东莞等40多个码头。其中太仓港5000元一个柜,泉州港6000元一个柜。目前货主还在全国各码头遭遇的提货纠纷还在继续中。